<em id="51igu"></em>
<rp id="51igu"><object id="51igu"><input id="51igu"></input></object></rp><button id="51igu"></button>

<rp id="51igu"></rp>
<span id="51igu"></span>
<rp id="51igu"></rp><dd id="51igu"><noscript id="51igu"></noscript></dd>

法治號 手機版| 站內搜索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

2023年度六大政法輿情效應解析

2024-01-11 11:11:13 來源:輿情研究員 任靜 -標準+

編者按:

日常發生的諸多網絡事件中,引發的輿情反饋不盡相同,這些輿情反饋雖是網民行為習慣以及傳播機制的具象化表征,但也存在一定的共性特征。在研究輿情生成、發展等問題時,業內人士會用經濟學、傳播學等領域中某些“效應”,對輿論場的某些共性現象進行描述、歸納,這便是輿情效應。法治網輿情中心從2023年發生的涉法輿情事件中,選取輿論影響力較大、具有代表性的案例進行觀察,總結出今年最為凸顯的六大效應,并從特征、原因、影響等不同維度加以分析,為政法機關明晰輿情生成規律,更好地處置輿情提供參考。

類型分析

1. 回音室效應

在社會傳播學中,回音室效應是一種常見的信息傳播效應,其本質源于人們的“選擇性接觸”心理,即公眾更傾向于尋找、接受并分享與自己興趣或觀點同質的信息。而當下的算法技術也剛好順應了這一心理機制,推送可以迎合用戶偏好的信息,強化了信息的同質性。網民基于相似信息鏈接到志同道合的群體,使得群體內部觀點的一致性越來越強,最終形成內部一致的信息環境?,F實生活中,網民之間難以調和的立場沖突是造成一些輿情事件無法快速平息的重要原因,回音室效應則加劇了這種立場上的對峙。比如近年來,因“熊孩子”在公共場合吵鬧而引發的糾紛事件頻出,輿論場中出現較明顯的“厭童”傾向,并逐漸形成“有孩族”和“無孩族”兩大陣營的爭辯。今年5月,成都高鐵掌摑事件發生后,這種立場爭議更是凸顯,網民一邊倒的批評涉事家長管教失職,指責“熊孩子”的言論一時占據上風。而當地警方將雙方行為認定為“互毆”的結果與公眾原有立場相悖,一度令網民無法接受,導致輿論爭議擴大化。

這種高度同質化的群體認知還容易形成圈層化傳播,令不同群體之間形成溝通壁壘,造成輿論場更極端的情緒反應。在四川烈犬咬傷女童事件中,起初公眾都是抱著同情心理,為受害女孩打抱不平。但是,當個別地方政府部門粗暴治理流浪犬的案例曝光后,輿情風向開始偏轉,不少愛狗人士迅速站在同一陣營,稱“流浪狗的命也是命”,部分網民還將不滿轉移到受害女童和家人身上,對其進行網暴,使一起意外事件擴大化為網絡中不同群體間的罵戰。同時,激烈的對抗情緒還從線上傳導至線下,比如貴州一男子為保護女兒打死未牽繩的小狗,其女兒被愛狗人士滋擾恐嚇,引發輿論場失序和現實安全風險。

2. 暈輪效應

輿論場中,網民對于事件的判斷和評價與其對類似事件的既有印象息息相關。這種基于個人主觀推斷,由此及彼的思維定勢就是“暈輪效應”。其具體表現是,公眾原有的刻板成見會在輿情事件發生后率先搶占思維“優先級”,令其走入立場誤區,尤其當前互聯網信息碎片化、零散化傳播的特點,令人難以客觀看到事件全貌,也為官方扭轉輿論方向造成阻礙。典型如涉官涉富類輿情事件。在網民一貫認知中,官員群體、富人群體大多是享受某種特權的“既得利益者”,一旦曝出相關輿情,公眾認知總是會朝著權錢交易、利益輸送等方向發展。此時若官方在處置階段稍有失誤,就會滋生權力干預司法、包庇涉案人員等臆測。比如,深圳“北極鯰魚”炫富事件,針對退休干部鐘某某是否涉貪涉腐等疑問,涉事交通局在長達半年的時間內僅多次強調“正在調查”,但沒有作出任何實質性回應,加深了網民的“特權想象”。又如,近期河南接連發生南陽迷笛音樂節盜竊事件、多起秋收“哄搶”事件,不少網民基于此前的負面印象,對河南借機嘲諷、貶損甚至攻擊抹黑,令個案事件擴大至類案現象,放大輿論場上的矛盾沖突??梢?,“暈輪效應”主要是網民的慣性思維作祟,其帶來的認知偏見往往會加劇輿論場割裂,造成特定群體的被“污名化”,亦對構建社會共識產生巨大破壞力。要破除這種效應,政法機關需在輿論引導時加強正面案例宣傳,且要注重全方位的事實呈現,全力扭轉輿論口碑。

3. 蝴蝶效應

觀察案例發現,這一年中,由小事件、小線索引發“大輿情”的情況頗多,微小的偶發事件通過新媒體的推動引爆輿論成為重大輿情,是“蝴蝶效應”的典型體現。網絡輿論傳播中的“蝴蝶效應”是在網絡輿論初始條件不確定的情況下,進行意見表達時形成非線性的、不規則的一種混沌現象。信息從發布者經由網絡向接受者的傳播的過程,是一個動態的、復雜的進路,無法被準確預計和完全控制,隨著普通網民參與互聯網的程度不斷加深,其越來越多地承擔著信息塑造者的角色,每個個體都擁有微妙的“蝴蝶力量”,并積少成多地對輿情走向產生影響。呈現“蝴蝶效應”的事件起始狀態往往比較簡單,但造成的后果卻常常不可控。這里的“簡單”主要體現在傳播內容和渠道上,即由一張圖片或一段視頻等單一內容引發輿情。如廣州發生的地鐵偷拍烏龍事件、西南科技大學“餛飩阿姨”事件等,輿情曝光源于幾張含義不明的聊天截圖或簡短的現場視頻,但也正是由于缺乏關鍵信息,才給了輿論充足的討論空間。在后續的發酵過程中,有關信息的真實性存量減少,虛假性變量逐步遞增,事實內容被謠言擠占,令無足輕重的小事在網絡中掀起巨浪。這種難以控制和預測的混沌力量會將社會中的負面內容顯著放大,對輿論場穩定構成潛在威脅。

4. 長尾效應

長尾效應原本是一個經濟學領域中的概念。在輿情研究中,其指的是一些重大輿情事件熱度雖過但影響力仍存,每當與之有關的新的爭議點出現,事件輿情出現復燃,輿情在多種因素影響下周期被拉長。在自媒體時代,互聯網的發展推動信息獲取成本降低,公眾逐漸有更多精力關注網絡事件的非主體部分即“尾部”,這類分散的注意力匯聚起來形成較強的話語場和傳播效力,所產生的總體效益甚至會超過“頭部”,引發較高的輿情反彈風險。以2023年案例樣本為例,輿情長尾效應主要表現在兩方面。一是未閉環事件留下了討論空間。比如,此前曾引發高度關注的孫卓被拐案于今年10月迎來新進展,案件以往的影響力迅速激活網民記憶。二是官方前期處置出現失誤,給輿論再發酵留下“氣口”。比如吉林村民私搭浮橋被判刑事件,該事件曝光后,當地政府是否涉嫌不作為等核心問題持續受到熱議,但官方權威調查結論遲遲未能出爐,加上網絡上真假難辨的各種爆料,導致案件陷入“羅生門”的窘境。此類輿情中,由于事件主體與次生內容黏連性較強,負面情緒也會短時間內再次堆疊,釋放出更強烈的輿論沖擊力。

5. 共情效應

近年來發生的眾多熱點事件中,情緒先于事實傳播的情況十分常見,造成這種結果的一個重要原因便是共情效應在起作用。共情效應是指一個人能夠理解另一個人的獨特經歷,并對此作出反應的能力。在現實生活中,公眾慣于會帶著“推己及人”的心態對社會事件作判斷,這種移情機制會促使同樣的情緒在網民之間形成傳染。相比于理性的事實,生理性的情緒調動更具有感染力和傳播力。部分輿情事件能夠第一時間引發網民關注,大多是因為在情緒上與當事人實現了共振。一般來講,網民容易產生共情的對象通常是傳統意義上的弱勢群體,如山西一未成年人被霸凌逼吃排泄物、廣東一孕婦遭到毆打猥褻等,這里面的未成年人、女性等身份標簽迅速激發網民的惻隱之心,一時之間各種指責施暴者,要求對其嚴懲的聲音不絕于耳。此時政法機關需反應迅速、通報及時,并要注重承接和安撫輿論情緒,與網民產生共情,引導輿論回歸理性。不過,另一方面,這種情緒反應機制也會被道德敗壞者加以利用,成為其操控公眾情感、誤導輿論的手段。比如,自今年3月起,無錫女子潘某連續數月發文,稱3歲的女兒遭到蛋糕店店主湯某猥褻,但當地警方卻決定不予立案。該女子還放出診斷記錄、圖片等“有力”證據,激發網民同情、憤怒等情緒,不少網民直接將輿論矛頭對準店主和當地警方,甚至衍生出網暴店主、打砸店面等極端情形,直到無錫警方發布800多字的詳細通報,才令輿情徹底反轉。

6. 破窗效應

部分熱度頗高的輿情事件并不是事件本身有多復雜,而是因為在事態發酵的過程外部信息不斷增加,導致事件主體逐漸“臃腫”,網民迷失在混亂的信息流中,從而作出錯誤的觀點判斷和情緒反饋,導致輿情復雜化,這就是“破窗效應”作用下引發的連鎖反應?!捌拼靶北疽庥脕硇稳菀淮本哂猩倭科拼暗姆孔?,若不修葺破窗,那么將會出現大量的破壞者砸碎更多窗戶,其引申意義則是指環境中的不良現象如果被放任存在,會誘使人們仿效甚至變本加厲。這類效應的最典型體現就是網絡謠言類輿情事件。一方面,“破窗效應”往往開端于第一個“砸碎玻璃的人”,即造謠的始作俑者,他們也是事態惡化的源頭和起點。造謠者為了讓謠言有更高的可信度,會瞄準當下輿論場中容易挑動情緒的敏感點,以此博得關注。比如“中電科加班”事件的謠言就是擊中了網民厭惡“加班文化”的心態,因而在輿論場大肆傳播;蘇州大學一男生“造黃謠”事件中,則是契合了當下“性別對立”這一敏感議題,進而滋生了大量以性別為標準劃線站位的極端言論,這種對社會矛盾的反復挑唆會讓輿情生態變得更加脆弱。

需要注意的是,“破窗效應”中,接踵而至的砸窗戶的“后來者”們,對輿論場的破壞力也十分巨大。如江西胡某宇失蹤事件中,在警方通報的空窗期內,先后出現了120余種虛假信息,許多網民或自媒體抱著法不責眾的心態對謠言進行散布傳播,給案件的調查和澄清造成困難。該輿情效應帶來的負面后果啟示相關部門,處置部門需提前建立一整套針對“破窗”的防范、修復和懲處機制,不止要在事件發生后及時修好窗戶,糾正補救,還需在事前防范,充分關注細節、防微杜漸。

結語

由上文論述可看出,不同網絡環境下,輿情的表現形態雖各有不同,但其背后的輿情效應作用機制卻是有規律可循的。其中,網民作為輿論事件中最龐大的參與力量,其攜帶的情緒經社交媒體傳播后發生變異,成為影響輿論場的最不穩定因素。政法機關在應對各種輿情事件時,需規避對網民言論的粗暴打壓或強行扭轉,要高度重視輿論場的心態變化,以理解和引導輿論情緒為出發點,做到事前敏銳察覺,事中及時安撫,事后因勢利導,適時糾正輿情傳播中的非理性傾向,降低社會沖突發生概率。在日常工作中,政法部門也需注重提升自身的話語權及公眾認可度,逐步培養官方應對輿情和引導輿論的“硬本領”,與公眾之間建立雙方溝通的良性循環,助力個案輿情事件的平穩解決。

閱讀全文可訂閱

《政法輿情》電子產品

詳情咨詢:010-84772595

來源:法治網輿情中心

編輯:王媛

新媒體編輯:李靜


編輯:靳雪林



91久久_国产在线麻豆一区二区_国产一区亚洲二区三区小说_a电影在线观看

<em id="51igu"></em>
<rp id="51igu"><object id="51igu"><input id="51igu"></input></object></rp><button id="51igu"></button>

<rp id="51igu"></rp>
<span id="51igu"></span>
<rp id="51igu"></rp><dd id="51igu"><noscript id="51igu"></noscript></dd>